霧社公醫診療所|林口霧社街片廠



診療所和郵便局在塞德克巴萊的室內戲份較少,且規模也不比霧社分室來的精緻,但從門口旁電線桿貼的宣傳單,一開始便顯露電影藝術工班們對細節與考究之處。


診療所也是參考歷史相片來搭造,其相關相片在等會的診療所內部有相關相片資訊。

診療所是埔里公醫診治所,亦是當時現代化醫療站,電影中診療所的公醫師為日人~志桓源次郎。
霧社事件歷史相片裡郵便局、診療所和櫻旅館均遭受攻陷,而拍攝當時混亂情景在參觀現場多少能感受幾分。

霧社公醫診療所

受付台(掛號處)

掛號檯內的混亂情景,當時拍攝電影時的藥罐、儀器均被反抗的塞德克族人搗毀,凌亂的現場訴說著歷史的傷痕。

霧社事件後診療所變成傷兵救護所

在塞德克巴萊(彩虹橋)第二集中,在山林自縊被日軍救起的馬紅莫那(莫那魯道的女兒,也是莫那家族中唯一的倖存者。),也在診療所中甦醒。
(上圖的醫護床)

診療所後方建築,木牌上寫著『入院棟』,是提供住院病人的地方。
看到這裡,不免讚嘆整體設計上的用心,也欣喜台灣電影業又更上一層。

這張老相片後方就是霧社公醫診療所,診所外還高掛太陽旗幟。

當時的老相片

大正十年的醫生免許證(醫師證書)
(大正元年也是中華民國元年、西元1912,只是大正年號只到大正14年後就改為昭和年號。)

當時的藥品廣告單

補充:
     日據時期前的台灣,醫療人員和相關醫療設備並不普遍,加上衛生習慣不良因素,導致瘧疾、鼠疫...等傳染病肆虐。
直到日本統治台灣後,開始大舉興建醫院和小型衛生所等醫療體系。
這也是現代國人重視衛生觀念及後來台灣醫療專業技術領先不少先進國家的起源。

淡藍色系的外觀不知道在當時是否代表整個衛生體系建築的色系!?
(因為熊本知道早期日治時期的五大州廳,ex:台北、新竹、台南州廳....都是以淺綠的國防色為基底,好避免空襲。)
❤您或許對這些文章有興趣: